设为首页
新闻爆料:QQ:3133297662
本网供稿:3133297662@qq.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安徽
 

怀远逼小学生喝尿副班长转学 其母:大人联合诬陷孩子

来源:安徽在线  日期:2015-05-24 11:06:41  浏览次数:

逼同学喝尿副班长母亲的回应。逼同学喝尿副班长母亲的回应。

解说:《新闻1+1》今日关注,“火星小学事件”仍未停止的反思!

主持人董倩: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老师和家长,应该是未成年孩子的守护神,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有时候他们并没有很好的能够去保护住、保护好孩子,比如说就在前不久,在安徽怀远,在只有7个孩子的这样一个班级里面发生了一起极端事件,极端到让你都不敢相信,我们先听听一个孩子是怎么说的。

怀远县火星小学六年级学生:你如果不给钱,就说你书没背掉,作业没有写。

记者:但是你把书背了,作业写了,会怎么样?

学生:不管用。喝尿就是在这里喝,吐掉了就再喝,还吐的话,就让你把整瓶(尿)都喝下去。

记者:喝尿,真有这样的事发生?

学生:有,真有。

记者:你们看到了,还是你们自己也喝过?

学生:自己也喝过。

记者:什么时候?

学生:反正就是在那个地方。

董倩:这件事情被曝光的时候,这些孩子们已经上六年级了,而这件事情真发生的时候,是在这些孩子还上二年级的时候,也就是在五年多的时间里面,在这么漫长的一个时间段里面,孩子们一直是过着这样一种校园生活,那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没有被发现?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还这么不去说,我们先去学校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解说:安徽小学生被逼喝尿事件被调查,六个孩子的“王”,尽管事件曝光和初步处理已经过去了近半个月的时间,但是一些媒体对于火星小学事件仍在进行着更多细节的报道。

这所小学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引发舆论持续的关注?从5月6号有媒体开始报道以来,安徽怀远县火星小学六年级,这个只有7名学生的班级,就一直被放在聚光灯下,因为很多人至今都不敢相信,从孩子们嘴里一点点挖出来的,竟是如此的经历。

学生:你如果不给钱,就说你书没背掉,作业没有写。

记者:但是那你要把书背了,作业写了,会怎么样?

学生:不管你,书背了,他说你没有背掉,我们背书是跟他(副班长)背的。

记者:老师来了,你们会背不就行了吗?

学生:老师不检查,就他检查,他要讲没背掉就没背掉,他要讲背掉,就背掉了,像他给了钱就能背掉。

记者:给钱就能背掉?

学生:有时候我给钱我也能背掉。

解说:六个受害孩子口中的他就是这个班级的副班长,根据学生描述,为了达到副班长对于完成作业的标准,其他同学就把自己的零花钱或者从家里偷来的钱交给副班长,每次数额从几块钱到几十块钱都有过,而如果不给钱,除了不能通过作业检查,甚至还要被逼着喝尿。这样的情况不止发生在一个孩子身上。

学生:自己也喝过的。

记者:什么时候?

学生:什么时候发生的,反正就在那个地方,喝尿就是在这里喝的的,吐掉的话就再喝,还吐的话就把整瓶都喝下去。

解说:学生们还对记者说,事实上,这样的情况最早从他们小学二年级就开始了,该事件被媒体曝光后,怀远县教育局联合当地的公安部门马上组成了工作组,5月8号下午,怀远县教育局正式作出回应,公布了他们对事件调查处理的结果。

怀远县教育局副局长常仁山:从调查的情况看,学生向其他学生索要财物,让其他学生喝尿现象是存在的,对该校的校长给予撤职处分,调离该学校,对有关的班主任给予行政降级,撤销教师资格,调离该学校。

解说:此外,当地警方表示,对于学生被索要财物的具体数目仍在进一步调查之中,目前,涉事的副班长已经转学,但是根据学生家长的反映,在他转学后,仍然通过手机给部分学生发威胁短信。

怀远县火星小学六年级小学生家长何先生:事情不是出来了吗,后来他发来一个信息,你们把这事说出来了,等放暑假的时候,我找几个人全给你们弄死。

解说:今天,记者也联系了副班长的母亲,从她的口中听到的确是不同的答案。

怀远县火星小学六年级“副班长”母亲高女士:俺家小孩子才十来岁,个子又小,不像那种孩子一样,我小孩子学习肯定好,老师也知道的,哪个小孩都比俺家小孩大,都比俺家孩子个子大,大人联合起来诬陷我孩子,旷了这么多学,学习也不好,心里难受,你让我去哪申冤去?

解说:一个只有7名学生的小学六年级班级,为什么发生如此极端的事件?为什么延续了那么长时间没有被校方发现,受辱的孩子又为什么长时间不敢举报?火星小学,疑问还有很多。

董倩:这个事情到今天,应当说基本上已经结束了,因为从短片中我们也看到,当地教育部门给了一个结果,你看校长被撤职,被调离,班主任是职称降级,撤销了教师资格,调离,欺负人的那个副班长被转学,被欺负的那其他几个孩子留级,然后派驻新老师给他们讲课。这件事情看上去已经划上句号了,但真的这件事就过去了吗?你从双方来看,这个被欺负的这几个孩子,他们这些年,所受的那些委屈,那些罪,他们心里面所经受住的那些煎熬,那种无奈,怎么能够过得去?要知道,有五年的时间,所以在未来以后到底他们能不能从这个阴影里面走出来?这是一个未知数,因此对这些孩子,还需要心理去进行帮助,而且在未来也需要对他们进行一种持续的帮助。

回过头来,说这个欺负人的孩子,从短片中我们看到的,应该说他的所作所为非常可恨,但是,他毕竟只有十几岁,十二岁,他还是一个孩子,他现在面对的是一个被转学,他妈妈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他经常哭,而且看不见家人,他在做这些的时候,他可能并没有意识到,后果会是什么样,他未来做了这些事情,他身上肩膀上要承担一个什么样的责任,这些他都没有意识到。

那么在整个的过程中,谁做错了?谁有这样的责任?我们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往往会下意识的从法律上找到一个结果,但是你会发现,这件事情上他们都是未成年人,对法律上对他们没有什么办法,那好了,接下去我们就得关注,孩子的成长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样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老师、家长、学校、社会应当履行一个什么样的责任?怎么去帮助他们?我们继续往下看。

解说:如今,随着副班长转学离开,火星小学看似恢复了平静,新的校长,新班主任,甚至还有心理老师,孩子们可以开始新的生活吗?

何先生:现在比方学校有一点风吹草动,他都跟我们讲,不像以前,他之前看家长的眼神,他的心里就像有一种怕。

解说:怕?这是记者在采访中,听到最多的一个词。

学生:就有一种恐惧感吧,这里学校不好,我不想在这里,天天就想凑钱,总给他,心理害怕、恐惧,上学有时候都不敢进去,不敢讲。

学生:不敢讲。

记者:为什么?

学生:因为害怕讲了他打我。

记者:这个班长打你们吗?

学生:打。

解说:长时间被副班长勒索、欺负,最先发现此事的是何先生夫妇,因为最近几年,他们发现儿子经常偷家里的钱,每次都是一顿暴打,但是,儿子却从来没有向他们透露过偷钱的目的,直到最近的一次。

何先生:(我们)最起码用鞋打。打过以后用小棍子,在腿上打,屁股上都被棍或者鞋打青了,(他)哭了,(他)说我不能讲,我说你为什么不能讲,(他说)我要是讲过了就不能活了,他说我星期一要背书,我要不是准备200块,会背了,(副班长)讲你不会背,然后报告老师,弄个饮料瓶子,尿到饮料瓶子(你们)站好队,你们挨个喝,全部都得喝。

解说:孩子说出的情况,让何先生夫妇极为震惊,但更大的疑惑是,儿子为什么宁愿被他们打,也不愿意说出实情呢?

何先生:就是这个事提了有点儿不太好,因为这个事闹完也13岁了,讲这个嫌丑,是一种丑事儿。

解说:很快,其他5名孩子的家长,也都知道了让他们同样震惊的情况。

贾先生:儿子站在窗户前面,然后就背对着我,眼往窗户外面看,然后我就问我儿子,你怎么回事,刚才你阿姨讲的这个情况是不是真的,我儿子吞吞吐吐地,恩恩,他不敢讲。

解说:事情被曝光之后,六个孩子的家长提出的三个要求,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留一级,希望按照规定处理学校和当事人,希望副班长及他的监护人公开道歉,而面对自己孩子的遭遇,事发后家长们也在反思。

何先生:这个事情出来过以后,我们家长,应该也要自我检讨一下,这个小孩子,不管犯什么错误,不要一味地去教训他,或者体罚他,应该用心地跟他交流,这时我们最大的教训。

解说:但是,火星小学六年级,为什么会发生如此极端的事件?它跟这个学校的管理又存在什么样的关系呢?

董倩:我们来简单梳理一下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你看在这件事情里面是老师把自己检查同学们背书,检查作业的权利委托给了副班长,就欺负孩子的这个小孩,那么这个小孩就开始利用他手里的这个权利设卡,那么每天每个其他就用这样的一个权利,让同学们背书,背不过的就拿钱可以过关,可是你背过了,可是你不拿钱,也过不了关,所以一句话,你给我钱,我才能让你过去。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其实受欺负的这些小孩,也两方面是可以求助的,一个是老师,一个是家长,但事实上,当他们求助的时候又是什么样呢?同学们跟老师说有这么个情况,但是老师说,老师是听这个副班长的,副班长跟他说谁没过,就没过,因此呢,他就会体罚那些没有完成作业的孩子。

所以,这些同学们跟老师交流的通道应当说是被堵上了。那么我们再看,还有家长,可以跟爸爸妈妈说啊,但是孩子们没有跟爸爸妈妈说,因为这个副班长是要钱的,但是这个同学们觉得跟家里说不出来,于是就偷拿家长的钱,偷拿了以后,家长又不怎么交流,又不知道为什么,于是就开始打孩子,所以孩子跟家长要交流的这条通道也被堵上了。应该说这是一连串的恶性循环,让孩子们没法没有地方,没有一个渠道可以去倾诉。

好了,接下去我们就连线一位嘉宾,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的佟丽华主任,佟主任您看,我们要分析两方面,第一方面,就是一个是欺负人的孩子,一个是被欺负人的孩子,咱们先说欺负人的孩子,在整个事件的过程中,他表现的行为很恶劣,他为什么会有这么恶劣的行为呢?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其实我觉得这一个非常遗憾的结果,从材料来看,他在二年级的时候本来也是一个成绩非常优秀的孩子,开始的时候,可能也就是其他小朋友给他一点好吃的,一点零食吃,后来要几块钱,几十块钱,一直到几百块钱,上千块钱,最后采用其他这种非常恶劣的欺负其他孩子的手段,我认为在这个过程当中,老师的纵容,就是老师给他这种背后的强力的支持,是导致这个孩子一步步变成这样一个顽劣甚至恶劣的这样一个直接的原因。

董倩:再有一个,我不知道佟主任您刚才在短片中听到了没有,记者采访他母亲的时候,他母亲给出来的这么一个解释,是跟受害孩子的家长,得出来的结论完全不一样,他说他的孩子也很可怜,他的孩子不应该是这样的,你怎么看待他母亲的这种解释?

佟丽华:一方面就是这个孩子出现今天这样一个结果,确实非常遗憾,但是另外最关键的是,这个时候,就是这个孩子的父母,一定要勇敢的站出来,如果这个父母不能意识到今天这个孩子这种结果的严重程度,那么这个孩子未来,可能更加可怕。

董倩:这是欺负人侮辱人的孩子,我们再来说那些受欺负被侮辱的孩子,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五年的时间,居然就不说,您怎么看?

佟丽华:我认为正像这个片子当中,有些家长也已经意识到的那样,或者说这个片子给我们整个非常大的一个启示,就是如果父母只是用暴力的手段对待孩子,那会封堵孩子与你沟通交流的一个渠道,这是非常可怕的,我们说父母一定要带给孩子勇气和力量,这个勇气和力量的前提,是能跟孩子建立平等的沟通关系,让孩子遇到困难的时候,愿意和你来讲,把困难告诉你,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说正像很多家长已经意识到的,我们要去倾听孩子,遇到的困难,帮助孩子去解决困难。

董倩:佟主任刚才您也提到一位家长,我们接下去一同听一个家长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我们来听一下。

贾先生:我说儿子你要记住这个教训,下次如果遇到类似情况,别人打你或者勒索你,你要第一时间回家跟爸爸讲,不要憋在心里,不要打,当时你打不赢人家,你别跟人家打,我要你记住这个教训我希望你忘了这件事。

董倩:佟主任您看,如果经历过这么一段惨痛的教训,能够得出这么一个经验的话,也算进步,好了问题给您,这件事情反映出来,在我们的教育中缺失了一些什么东西?

佟丽华:我觉得实际上尤其从学校的角度来说,应该是给孩子提供一个健康的安全的充满正义的成长环境,这个是从学校教育的角度来说,一定要去完成的。现在我们说整个社会都在强调依法治国,从教育行政部门的角度来说,也特别希望大力的推动学校的依法治校,但是在一些地方的学校当中,还是只重视学习成绩,对学生安全的问题,性格成长的问题,品格的问题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这是非常遗憾的。

董倩:好,佟主任稍候我们会有更多的问题给您。一方面是欺负人的孩子他的家长没有好好的告诉他怎么好好的去做人,怎么用你手里的这一点点权利,另外一方面,被欺负的孩子他们的家长也没有告诉孩子,当你遇到了欺负,当你遇到了欺负你的人,你应该怎么办?好,这是我们说家长在教育盲从有失职的地方。

反过头来,我们再说说学校里面的老师,这么长的时间,两年级到六年级五年的时间,是班主任不知道这件事情,还是说知道了,就当不知道一样?我们继续往下看。

解说:火星小学,全校一共有80名学生,事件发生后,舆论最关心的是,这是否是跟孩子们的学习环境和学校的关系有直接关系?

常仁山:(火星学校)现有老师10人,学生80人,6个教学班,有3个功能室,办公室1间,均为临时班房,目前学校这个地方是2013年由原来的火星村学校迁入国立的。

华西都市报记者苟明:火星村就是在县城的周边,好多年前因为当地修工业园区,这个地方所有的人都拆迁,搬迁走了,然后他们就在县城的旁边,就修理乐观一个安置区,然后火星村这个小学就搬迁到这边来,孩子因为周边也也一些其他的小学,一些孩子陆陆续续地转走了,所以他们那个班级,就从原来的20多个人,到后边六年级只生下了7个孩子。

解说:在火星小学的10名教师当中,有5名是小学高级教师,而这其中就包括了涉事的老师顾利珍。

记者:同学和家长反映说,你们班有学生问其他同学要钱,有没有这件事情?

顾利珍:这个事情有过。

记者:发生过多少次?

顾利珍:我知道的情况下就三次。

记者:但家长说不止三次,许多同学都被要过钱。

顾利珍:都被他要钱,但是家长不合我讲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情况下,三次我都把它处理好了。

解说:根据家长们的描述,他们的孩子被欺负正是因为副班长利用了检查家庭作业的权利,那么对于一个只有7个人的小班级,老师们为什么要把这个责任交给一个孩子?

老师顾利珍:再小它也是个班级啊,他是个班干部啊,我就想培养他以后的管理能力,服务意识啊,走上社会这些能力都要培养。我的出发点在这里,要不然这七个孩子的作业,我检查也不会要很长的时间,但是再小的班级,小孩子也要培养班干部的能力。

解说:顾利珍说,学生要钱,吃喝污秽物都是在上学期间,可几年来她却一无所知,确实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记者:这么小的一个班级,发生这样的事情,您为什么会一直都搞不清?

顾利珍:小孩子讲吃屎喝尿这进事情,我到5月2号才知道,我还是有责任的,我缺乏和同学进行沟通。

解说:事发后,当地教育局也对顾利珍作出了行政降级处理,取消了教师资格,并调离原学校,然而,处分并不意味着该事件的彻底解决。

常仁山:作为学校来讲,那就是要更进一步加强,完善班主任工作,要更加细致地、科学地来发现,并做好学生的有关工作。

董倩:好了,通过记者的采访我们知道,班主任老师,是知道这件事情存在的,而且她自己经手处理了三次,那么问题又来了,我们继续请教佟主任,为什么这件事情班主任意识到了它的存在,但是这件事情还是能够长久的存在,而没有得以解决?为什么?

佟丽华:我觉得其实老师在这个过程当中是严重的渎职的,一方面其实她说所谓的处理,但是这个事情并没有真正得到处理,一是存在这么严重的问题,其实老师并没有真正去了解情况,并且还有一个非常可怕的情况,这个学生其实所利用的恰恰是老师的这种就是我们说的这种权威,你比如他谎报情况给老师,说哪个学生不好或者没完成作业,老师可能就对那个学生进行体罚,那么从这些学生来说,在某种程度上并不是怕这个13岁的孩子,而怕的是我们说的强大的老师,怕的是老师的体罚,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说这个老师没有了解情况,这个情况是一个非常渎职的行为。

另外我们说体罚的教育方式也是一种非常违法的行为,恰恰是在这样一个基础上,导致了这样一个悲剧的发生。

董倩:您看,就是看完这个报道,很多人都对欺负人的这个孩子,觉得这个孩子很可恶,但是刚才我们也说了,他毕竟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从12岁,依您看来,就是去惩戒他,教育他的一个办法,应该是什么?

佟丽华:我们现在说,比如从他这个年龄的角度来说,还不能按犯罪追究他的刑事责任,也是为了保护他的权利,但是不去追究他刑事的责任,并不意味着要放弃,或者说不对他进行严肃的管理和教育,那么从这13岁孩子的角度,从立法的角度来说,第一个,我们提出的是父母应该对他严加管教,前提条件是父母得了解这个情况存在的问题,确实能够行使一个管理教育的责任,如果不能尽到这样一个责任,我们法律还有一句话,因为这种年龄不够,不能受刑事处罚的,就是教育的问题,现在我们立法叫专门教育。对类似的孩子,确实从制度上我们应该考虑,因为这个孩子的现象在其他一些学校,也存在经常欺负其他孩子,有严重不良行为的孩子,这种情况我们完善专门教育制度也是非常必要的。

董倩:还有非常短的时间,佟我想听听您的看法,就是这件事情,班主任在对孩子这个问题上,他身上的责任到底是什么,很简短的几句话。

佟丽华:班主任有义务在班里树立一个健康的,公平的,充满正义的,这样一个同学之间的环境,这个老师要起到这样一个作用。

董倩:好,非常感谢佟主任给我们讲的这一些,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我们回头看整个这件事情,不管是父母还是老师,在这件事情上都有自己的责任,孩子是一张白纸,这上面写什么,怎么写,应当说最大的责任,是在老师,在学校,在父母,在家庭。

原标题:逼小学生喝尿副班长母亲辩称:大人联合诬陷我孩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