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新闻爆料:QQ:3133297662
本网供稿:3133297662@qq.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韩国民众如何看部署萨德:政府无能 朝鲜最受益

来源:  日期:2017-03-08 12:29:41  浏览次数:

 (原标题:韩国民众如何看部署萨德:朝鲜将是最大受益者)

为何此时加速部署“萨德”?
首先,“亲信干政”导致总统朴槿惠遭国会弹劾,保守政党当下危机重重,在下届大选局面不利的大势之下,韩国保守政党企图利用“萨德”、朝鲜威胁等安保问题做文章,以求扭转局面。
因此,许多韩国普通民众都看出了“最亲美的国防部”为部署“萨德”暴走背后的用心:韩国保守势力想把弹劾政局下不可避免的早期大选,变为对保守派有利的“萨德”大选。
现在支持率高的潜在总统参选人均为在野的民主党人士,主张对“萨德”问题再探讨,而在野党上台实现政权交替的可能性很大,韩国下届政府实际上成为中方可以争取的有利变量。
美国眼看韩国“政权交替”大势难逆,所以在此时加速部署“萨德”,企图把“生米煮成熟饭”。
韩国进步民间团体“和平网络”代表郑旭植日前接受专访时说,他理解中方的反制措施,但保守右派可能加以利用。此前,负隅顽抗的保守右派已在马来西亚金姓男子遇刺事件大做文章,宣扬朝鲜威胁,安保第一。
记者采访发现,支持部署“萨德”的韩国人,往往并不清楚“萨德”到底是个什么,只是盲目地听从政府和媒体声音,俨然一种支持“萨德”就是爱国,反“萨德”就亲朝的紧张安保氛围。而真正详细了解“萨德”局限性的韩国人,都反对“萨德”入韩,认为国防部在“卖国亡国”。
韩国民众如何看部署萨德:朝鲜最受益 政府无能  图为开了一家“星州香瓜面包店”的夫妻俩,两人坚决反对“萨德”
朝鲜最受益,韩国最受损
郑旭植指出,部署“萨德”“对韩国自身百害无一利,决定之愚蠢让人哭笑不得”。他认为最大受益者是美国、日本和朝鲜,最大的受害者则是韩国,
那么,到底是谁最希望韩国部署“萨德”呢?
首先,肯定是美国军火商。韩国大规模采购的美制武器和装备正集中分配给美国军火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郑旭植表示,一旦“萨德”第一炮台完成部署,在追加部署过程中将增强爱国者部署,同时还会引入海基宙斯盾导弹防御系统(Aegis Ballistic Missile Defense)。而这将不仅是洛克希德?马丁一家公司喜闻乐见,还成为“美国军事产业复合体全体欢欣鼓舞之事”。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和“亲信干政”核心崔顺实背后有密切联系,“仅凭总统的意志就决定了萨德部署,人们自然要合理质疑,究竟是谁可以影响朴槿惠的决定?”郑旭植说,虽然目前尚无确凿证据证实崔顺实介入“萨德”部署决定,但真相有待查明。
记者观察发现,在“萨德”部署进程上,特朗普政府只是在配合韩国防部“暴走”的步伐,并没有主导或施压,因为觉得部署是奥巴马政府的事。从“商人”特朗普的角度看,韩国如今求爷爷告奶奶般跪求“萨德”,自然乐见其成,特朗普本人也未必不愿意以“萨德”为牌,好与下届韩国政府谈条件做交易。
其次,“萨德”将有助于日本防御。萨德炮台中的X波段雷达可以与日本现有的宙斯盾驱逐舰和爱国者导弹相连接,且韩日已于去年年底“突袭”式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
此外,韩美两国部署萨德的决定使韩中关系出现裂痕,朴槿惠事实上相当于为安倍做了嫁衣:与韩国存在竞争关系的日本经济将可从中获利,中国游客也将被集中吸引至日本。
最后,朝鲜实则将成为最大受益者。中美韩因“萨德”产生矛盾和分化,国际社会原本联合对朝制裁被削弱。若中韩关系跌入冰点,“新冷战”局面被进一步扩大,只会助长朝鲜发展核导的意志和行动。
况且,“萨德”在美国也尚未获得过准确的技术有效性验证,所谓的“百分百”拦截率不过是在理想参数的实验条件下,并非实战。但韩国国防部声称“萨德”性能强大,能够保护大韩民国国土面积的一半以上。
“谎话说多了,自己都信了。这完全掩耳盗铃,愚弄民众。”郑旭植说,“所谓有总比没有好的心理安慰也是错误的,事实上没有比有更好。”
郑旭植日前出版新书《关于萨德的一切》,在首尔光化门教保书店购书时,记者发现此书热销几乎断货,遇上一位正来买此书的中年男子,他表示对书中学者观点的认可,并对记者说:“是时候该听听军事专家的分析了,媒体太误导。”
的确,整体偏右的韩国媒体欠民众一个真相:不仅对“萨德”防御朝鲜的短程导弹是“无用之物”,一旦部署反而会带来更大威胁的事实不作报道,反而将“用于保护韩国安全”作为描述“萨德”的定语,指责中国无端报复,实为媒体失职。
“拿直升机运,我们无处发力啊!”
韩国防部7日表示,搭载2台“萨德”发射架和部分装备的C-17运输机已于6日晚抵达位于韩国京畿道的乌山空军基地,将尽快经过相应程序将“萨德”部署在星州基地。
庆尚北道星州郡草田面(乡)韶成里,是距离“萨德”部署地星州高尔夫球场最近的村子。韶成里村委会旁的路口,一名村民指着不远处一座大山对记者说,星州高尔夫球场就在山后山麓里。军方和警方已经把守交通要道,控制人员进出。住在山间的几名居民现在连出门都会被警察拦下,盘问去哪里。
韩国民众如何看部署萨德:朝鲜最受益 政府无能
记者从村委会老人之家沿山路向山上行车,刚过路口便看到数辆警方大巴以及大量警员。驱车不到2分钟,守在路上的10多名警员拦下记者车辆。记者表示希望前行采访,但对方坚决拒绝并记录下车辆牌号,记者只能掉头返回。
村长李石洙说,2月28日军方与乐天签署换地协议当天,村里呼啦一下来了1500多名警察和400多名军人,直升机往返数十次,20多辆大巴进入村子。采访中,两名安全人员模样的人从附近的山路上走过,似乎是例行巡逻。
在村委会旁边的路上停放着多辆拖拉机,拖拉机上贴着反对部署“萨德”的标语。村民说,他们原本希望利用这些拖拉机阻拦军方运送“萨德”,但后来得知军方将用直升机运送进山,拖拉机变得毫无用武之地。
韩国民众如何看部署萨德:朝鲜最受益 政府无能
“现在就算想用身体去拦,有不怕死的意志,也无处发力啊。军方直接用直升机运载,准备好的拖拉机拦路根本用不上。”一名星州居民说,“但我们一定不会放弃斗争。”
“政府不仅无能,还疯了!”
“百姓现在不是可以随意欺骗的猪和狗,在朴槿惠要被弹劾的节骨眼上,政府仓促地做出加速决定,只能说明军方和美国有幕后交易和暴利,只能说明乐天从政府处拿到了好处。”星州镇一对开百货店的夫妇对记者说。
他们一家从去年7月起一直坚定参加反“萨德”斗争。星州原本属于总统朴槿惠的“票仓”和保守派大本营,这里的人一般只是种地卖瓜。“萨德”突然莫名从天而降后,当地居民通过自学详细了解了“萨德”系统,认为这完全与防御朝鲜核导“威胁”无关,“只是美日用来牵制中国、完成反导体系的工具”。
当地民众说,他们意识到政府竟可以这样不顾国计民生,做出“疯狂”的错误决定。“要有多少好处费才能做出这样疯狂的决定?否则没有理由啊,部署‘萨德’让韩国自身面临最大危险,还会损害与周边国家的关系!”39岁的店主方民洙说。
星州不少居民忙于到各大城市宣传反“萨德”,家庭生活和工作受到很大影响。星州也因为“萨德”房价下跌,香瓜卖不出去,企业不愿来投资。
38岁的妻子金美英说,他们有两个儿子,分别10岁和7岁。半年来为了反抗“萨德”,他们的生活一团糟,代表星州人到首尔参加烛光集会,不仅要搭上车费,生意也照顾不过来。
金美英说,由于韩国政府后来把“萨德”部署地从原定的星州炮台改为高球场,且雷达将朝向距离约7公里的金泉市,对大部分星州人的影响相对减少,星州目前反“萨德”的力量比去年有所减弱和分化。
当地原本民风淳朴,但居民间因为抗议“萨德”的事情产生了罅隙,有的兄弟姐妹变得一家关系不睦,有的邻里好友之间见面都不打招呼。他们店的门口贴着反“萨德”的标语,一些反对继续抗争的人都不来店里买东西。
每天晚上,星州居民在郡政府附近的广场举行反“萨德”集会。自韩国去年7月宣布星州为“萨德”系统部署地后,当地居民每晚都会举行这一集会。方民洙说,他几乎每天都参加集会。
“有时候,我的儿子会问我,‘爸爸,你能不能别去广场集会,陪我玩啊’?我告诉他,‘我去抗议,正是为了你的未来啊,孩子’。” 方民洙说,“为了孩子们的未来,为了国家的存亡,为了和平,我们必须斗争!”
采访中,一名顾客来百货店买咖啡。方民洙边调制咖啡边兴奋地说,“这是中国新华社的记者,他们来采访。”
这名顾客热情地与记者握手,慷慨陈词地发表他反对部署“萨德”的态度和对政府的强烈指责。“我们的外交部和国防部不止是无能,还疯了,部署‘萨德’完全是为了美国和日本利益,政府不顾国民死活。”
他对中国可能采取的反制措施表示理解。“我们早就警告过(韩国)政府,‘萨德’会招致严重后果,政府不信还信誓旦旦地对民众保证称能够说服中国。看看现在!面对中国反制措施,政府束手无策。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真不知道要让韩国经济死成什么样才会醒悟……”
“我们理解中国为什么反对,觉得中国的反制措施只是对韩国政府的施压手段,而不是要整死韩国,不过我们期待两国能通过外交解决问题。”
被抛弃的山里人
星州郡原是盛产香瓜的平和之地,去年7月韩美宣布在星州郡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打乱了这个大约有4.5万人的小镇的宁静。进入星州郡郡厅所在镇子,随处可见“朴槿惠入狱,萨德回美国”、“决绝朝鲜日报韩联社采访”、“不要萨德,要南北对话”、“锦绣江山,韩国哪都不适合部署萨德”等标语。当地民众情绪复杂,掺杂愤怒、焦虑与无奈。
村里住的大都是八九十岁的老人。村民说,老人家们在韩国军方与乐天宣布签署换地协议后,这些天里总是以泪洗面。
韩国民众如何看部署萨德:朝鲜最受益 政府无能
“我们反正活不了几年,为了子孙后代,现在我们的牺牲和斗争都很值得。”韶成里妇女委员会林顺芬老人对记者说。她当晚匆匆赶往大邱市,代表村里人参加大邱每周六晚的烛光集会,希望通过集会,让更多韩国民众意识到部署“萨德”的危害,呼吁赶走“萨德”迎接和平。
上月28日,韩国国防部与乐天集团签署“萨德”部署地星州高尔夫球场换地协议,并称有意加速部署。韩国最初选择星山炮台作为“萨德”部署地,因当地居民强烈反对而改为星州高球场。
球场位于星州郡政府大楼以北18公里处,海拔680米。韩国国防部称,把“萨德”部署在高山峭岭、人迹罕至的星州高尔夫球场,将不必担心雷达波对部署地居民造成的不利影响。但韶成里与高球场几乎只有一山之隔,直线距离不足2公里。
63岁的韶成里村长李石洙在见到记者时,愁容满面。他说,“萨德”部署的地方是不能住人的,我们村就在雷达辐射区内的2公里内,蜜蜂都不会来,任何庄稼都不会有收成。
 
“对于‘萨德’将对我们的生活造成的影响,国防部至今没做过任何说明,难道山沟里的就不是人吗?就算想搬家,也没有钱。政府毫不关心我们生死安全,媒体对我们的报道完全扭曲,我们像是被抛弃了!”
村长说,我现在只接受中国媒体记者采访,“韩国媒体和政府一样,睁眼说瞎话”。
采访中,不少星州居民对整体偏向保守的韩国媒体表示了强烈不满和不信任。他们说,韩国媒体大多一味报道中国政府的反制措施,但却不对中国反对的原因以及部署“萨德”对韩国的危害加以解释,还“把我们称为从北左派(亲朝派),这怎么可能?我们是真正的爱国者,他们才是是亡国贼”。
(作者系瞭望智库驻首尔国际观察员)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