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新闻爆料:QQ:3133297662
本网供稿:3133297662@qq.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专访王宝强:低头你就垮了 没想过给自己留后路

来源:  日期:2017-03-08 12:27:10  浏览次数:

 在场的所有媒体都想套他的话,问他的家事,王宝强只是丢来一部电影:答案自己去找。

undefined
 
“笨小孩”王宝强:不愿贩卖悲伤(来源:网易视频)
《星态度》第219期 | 文/叶彧彧 图、视频/黄胜春
因为家事,王宝强已经很久没有坐在新闻媒体镜头面前了。这次,他为宣传自己执导的新电影《大闹天竺》连续几天密集受访。
《大闹天竺》采访间里,王宝强坐在镜头前面,开始之前,化妆师拿了一只粉刷上前在他脸上轻扫了几下,额头上的刘海冲向前方,能够清晰看清他的表情变化,穿着电影周边粉色卫衣,胸口地方有个特别设计,是他从小当英雄的孙悟空,搭配黑色休闲长裤,一双极简运动鞋,不是什么昂贵名牌,这是他这段时间的标准装扮。
一切就绪,摄影老师在镜头后面倒数“3、2、1”,王宝强低头疲惫的偷咳了几声,“开始”两字令下,王宝强抬头,跟着挂出一个招牌“笨小孩”式的灿烂笑容。不过,那个笑容有种生涩的熟悉感。
其实,如果不是知道在他身上发生的那件事情,没看过那条甚至盖过了奥运金牌的新闻,看着这样的画面,王宝强真的就像是什么也没经历过的一样。
旧年的最后一天,王宝强在自己的微博上这样写道,且把所有悲伤都留在2016……是的,他要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而此之后,虽然那道伤口还在止血结痂的阶段,他也没给自己留太多愈合时间,就再投入到了《大闹天竺》这部酝酿已久,自己梦想就要照进现实的喜剧电影制作当中。
那么偶尔疼了怎么办呢?虽然没有直面得到其中答案,也已猜中,依着王宝强的性格,疼了他就蹲下来,自己给自己一个拥抱。还是12年前北影厂门口蹲活儿那个傻小子的时候,他就清楚知道:一定要坚强,即使受伤流泪,也只能自己咬牙走下去,“永远不要指望别人能来同情你,怜悯你”。
王宝强不会,更不想要“贩卖悲伤”。
采访开始,开门见山就说电影,“电影算是圆梦,从小我就喜欢无所不能的孙悟空”,没错,哪个男孩不想当个英雄?“我从来没想过给自己留个后路”经历多了成熟之后,还是依旧这样做每个决定的。“最终完成出来这个电影,我非常的满意。它就像是自己的一个孩子,长的挺漂亮的,带出去不会丢人”,然而,之前等着看自己笑话的那些人,王宝强说,随着自己电影一点点的成型,也都一个个的消失不见了。
现在,身边亲密的熟人或是生活遇到的路人都习惯喊他“宝强导演”,他也喜欢别人这么称呼他。演员之后,“笨小孩”王宝强又一次的为了自己的梦想,选择做个倔强固执的人。
undefined
小时候一做噩梦就会喊“ 孙悟空救我 ”
和大多数男孩子一样,神通广大会72变,还能保护师傅师弟的“孙悟空”是王宝强的英雄偶像,甚至儿时梦想都是“长大以后成为猴哥这样的英雄”。
“六小龄童”版《西游记》刚播那年,王宝强刚满2岁,事事不懂,连话都听不太明白的他,只是觉得里面有只猴子拿着一根棒子,可以上天入地,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挺厉害的”。
王宝强说,自己小时候经常做噩梦,每次梦里常会出现孙悟空,腾云驾雾来救自己,“只要遇到困难,我就大喊‘孙悟空快来救我’,然后,孙悟空真的一个跟头就来了”。
兴许就是这样梦想使然。8岁那年,王宝强离开村里,去了少林寺做俗家弟子,开始学习功夫,这件事情大概圈里圈外的人都知道。很多采访里面,他说因为深受李连杰电影《少林寺》的影响,其实孙悟空也是当初他做这个决定的隐藏驱动之一。随后,6年时间在少林寺里,王宝强练了一身的真工夫,刀枪棍棒任何一个兵器给他,他都能随便的耍,孙悟空式的空翻更是拿手好活。
步步为营之下,王宝强终于成功“打入”动作演员这行。《冰封:重生之门》这部电影之于王宝强的意义不小,也让他有点接近儿时的梦了。那段时期,电影宣传采访,王宝强只要被问对于甄子丹的具体印象,王宝强都会这样的说,而且不假思索:“他是齐天大圣猴哥,宇宙最强,特别神通,特别厉害……”
王宝强特别兴奋,孙悟空不再只是噩梦里的救兵,电影里面合作的伙伴就像是齐天大圣孙悟空一样的人,而且自己可以跟他一起空翻对打,讨教功夫。
知道很多人等着看我的笑话
有梦为什么不做的彻底一点?不满足于此的王宝强又开始“处心积虑”一番谨慎谋划。32岁的王宝强,做了导演,《大闹天竺》故事有关西游,“它是一个现代版的西游记”,自己在里面是孙悟空。
然而,电影是否有一定的自传性在呢?王宝强给予否认,但他又说:“我不能说是我的自传,但是这个确实是我自己想在银幕上呈现出来,让大家看到的一个我想展示在大家面前的王宝强,还有他的儿时梦想”。
回忆起当导演这事,王宝强说了很长很长的感谢名单,末了,还幽默的补充了句:“以上排名不分先后啊”。
这份名单上面的人,都是曾经给他露脸机会,帮助过他的贵人和老师。不过,王宝强在这份名单里特别批注了下导演陈凯歌,“他是启发我当导演的人”。《道士山下》的拍摄期间,跟陈凯歌导演见面,王宝强都会聊聊自己对未来的规划,“同时几个月的时间感觉自己学到太多,让我对电影的理解也更上一层楼,于是也想找到一个合适的剧本来表达一下自己对电影的理解”。
去年《大闹天竺》将要开机之时,办了场发布会,王宝强把曾经有恩于自己的导演都请来了,陈凯歌导演也来了,为其“西征”送行。王宝强清楚记得,开机发布会的后台陈凯歌导演一直在跟自己说一句话,就是“你一定能够做的很好”,王宝强说,“这个鼓励自己听的时候非常的有感触,我得相信自己才行,如果遇到困难就低头就垮了,肯定拍不成的”。
与王宝强的这种自我激励式的自信,形成明显对比的是,来自外界的刻板印象式的质疑。自从《大闹天竺》立项之初,就总有一波声音一直在说,王宝强都出来拍电影了,中国电影还有救吗?而后,又有一波声音紧跟其后,在骂他有病,说他傻X,难听刺耳。
传到王宝强耳朵里时,他总是那副“笨小孩”模样的反问道:我知道很多人在等着看我的笑话,但是那又怎样呢?
undefined
导演路上也是九九八十一难
王宝强是个什么样的人?外界说他有股“撅劲儿”,而后关于他的无所不能的逆袭史可能又被拿出来歌颂一遍。
王宝强是个什么样的演员?入行这么多年合作过的伙伴,对于他的评价也是“够撅的”。冯小刚说王宝强就是自己电影《天下无贼》里面的“傻根”:执拗、善良、憨傻中也透着精明。至于,王宝强是一个什么样的导演?这是一个正在进行时的问题……
“宝宝(王宝强)比我想象的牛掰太多”,这是演完《大闹天竺》的主演们对于王宝强导演这个身份的评价,虽然并不具象但是足够认可。
王宝强自己这么形容他做导演的经历,“《西游记》写的是唐僧师徒四人,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最后从西天取回真经,这部电影从创作开始,到拍摄再到后期,对我一个人来说也是取经,每一步都很艰难,就是像取经似的,九九八十一难,每一坎都好难”。
2015年在拍《唐人街探班》时候,《大闹天竺》就已经有了剧本的框架,杀青之后,王宝强天天和编剧泡在一起,开始为这个框架“填肉”。很长一段时间,王宝强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面,就一个人一杯温热的白开水,看着一张白纸,想故事的来龙去脉,想人物角色加进去之后的命运走向。
那段日子,王宝强放松的唯一方式就是约三五好友出去吃个饭,喝点小酒,聊聊天儿,聊天的内容还是他的电影,“这不人多了力量大吗,帮你想出来很多建议,自己有更多的选择和判断”,而后,带着微醺再回到他的小房间。
剧本终于完成,王宝强开始投入拍摄。“开机第一天我就懵了,现场一千多号人在看着你呢,从副导演到执行导演,再到摄影灯光美术老师,再到群众演员,怎么安排?”王宝强说只能自己马上调整快速磨合,“我知道我想要什么,团队逐渐也知道了,王宝强的片子要的是个什么调子,大家一起配合”。
我有底线,真的没法妥协
对于《大闹天竺》,满意的满足和遗憾王宝强都有。采访过程之中,王宝强一直在强调自己想要的,片都完成了,“我很少有妥协时候,妥协之后我自己晚上真会睡不着觉”,从导演这个身份挂在自己身上的那刻,王宝强就给自己定了一套标准,这套标准就是他的原则底线。
“比如有些群众演员一些走动,执行导演过来跟你说,‘我给他讲了他做不到的’,那做不到你就这样了吗?我就自己去讲。 工作人员跑来又说印度演员的印度英语听不明白,大家交流困难,我就自己去比划……我不管就得解决,不能说有困难就降低自己的底线,这样就完了”,王宝强说。
的确,底线这个东西,进一步是天使,退一步是魔鬼。
“我真的没办法妥协,妥协的话,这个东西出来可能就不是我得东西了。电影好与不好,观众都是骂导演的,你懂我意思吧?所以第一次当导演,我一定要有我的坚持,当然也有遗憾,因为电影体量,有些地方不得不剪掉了”。
所以,最后呈现出的电影是个什么风格?王宝强不出意料这样回答:“是王宝强的风格”,说这句话时他的语速很慢,话落地,他长舒了一口气。
八戒说,老天会把最好的留在未来
翻弄这一年走过的日子,与在掌心捻弄过的时光,王宝强这样总结,“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这部电影,事实上我做到了”。
最近,在一场电影沙龙上面,王宝强又做了些许补充,他说,“这一年对于我来说,确实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了,可以说是九死一生。我在那种情况下,我自己一点一点的、慢慢的站起来……有人说我是打不死的小强。”的确,在他身上发生的这件事,险些将他整个人生击垮。但是电影上映在即,眼前一切又让王宝强不得不尽快走出悲伤,自我救赎,重新振作。
男人通常不愿别人看到自己脆弱,王宝强也是。感情重新回到最初的空白状态的他,马上再次投入电影制作,他让自己在忙碌中“疗伤”,“忙起来了,对于工作之外的事就会麻木”。
电影首映当天,王宝强请来给自己写主题曲的赵英俊。在这首歌里,他找到了拳拳击中的共鸣感,尤其那句,“别和往事战斗,我们不是对手”。
同样,《大闹天竺》里面,岳云鹏在有句台词“人的一生一定会错爱很多人,老天,会把最好的留在未来”。现在听起来,似乎像是王宝强给自己熬制的一剂疗伤汤药,只是借着自己电影,别人角色的口,并埋在喜剧的包袱底下,偷偷一口灌下。
undefined
 
采访实录
网易娱乐:前几天也发了一条微博,说自己有种小学生交作业的这种心情,既紧张又兴奋,所以紧张在哪里呢?
王宝强:说不上来的紧张,这道题说实话真的太难做了,真是太难了。因为我觉得这部电影从创作开始,到拍摄到后期,对我一个人来说,每一步都很艰难,就是像取经似的,九九八十一难,每一道坎都好难啊。说实话我觉得做完这个真的很不容易,所以说做完了这道题,当然心情很复杂。我有很多,也有兴奋的,也有紧张,确实是,每天都是紧张大多数,又很期待,又挺期待,又想看到这个结果。
网易娱乐:现在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粗剪完了的片子时候的心情吗?
王宝强:粗剪完了之后就特别开心,因为有很多东西没有呈现出来,但是我自己知道我自己知道它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你出来后期还要很多一些要加工,光剪完了,还有后期很多一些声音、动效,调色、调光什么的,很多还有要做的一些事情。但是我觉得我就挺兴奋的,每一次都会越来越开心,因为每一次都会越来越好,呈现出来的。
网易娱乐:看这孩子长得挺漂亮的。
王宝强:对,孩子就是从刚开始没有型,慢慢越长越美。但是过程当中也确实会有很多一些让自己纠结很痛苦的一些事情,我觉得第一次当导演,难免会有很多一些遗憾。但是我觉得这都没关系,最起码自己经历这一次之后,确实让自己受益了很多,让自己也进步了很多。因为你知道这个电影拍摄的这个过程了,因为你之前做演员,永远体会不到,演员直接拿到剧本是现成的,你来完成。做导演得从前期准备,筹备、拍摄、后期,这一套全部,我觉得自己摸了一个透聊了一个透,都了解了。那我觉得这个过程当中走过来,你回过头再去看,有哪些方面不足,哪些方面做得很好,这些东西自己就能感受到。
网易娱乐:现在会幻想大家看到这部影片之后的一些反馈吗?
王宝强:我觉得拍的让自己很满意,我觉得很好玩、很轻松,画面又很鲜艳,又很热闹,又很温暖。动作看着又很帅,又很震憾这个场面,观影感受很刺激,这个感觉都还是让我自己有一种挺兴奋的。
网易娱乐:当时拿到完整一部片子的时候,自己在家会偷偷的乐吗?
王宝强:会乐,但是自己每天压力很大,会想后期,后期要加分的嘛,很多东西还是在想,调动的、改动的。因为导演都是,刚剪出来时间挺长的,哪些要剪掉,往哪儿剪,下剪刀,使节奏更紧凑,更快,又不能失去很多的一些笑点,所以这个也是不断的在想。为了整体的风格,自己每天不断的在想,把哪段剪掉,这个拍的时候好困难,拍了好长时间才拍完的,剪了可惜。但是我为了整体的节奏,我就为了使整体更好,必须得想想,再痛也得剪下去。
网易娱乐:剪辑的部分自己也有参与其中,亲自上手?
王宝强:我自己亲自盯着。我觉得这个过程当中是让自己不断的在学习的过程,也让你不断的在学东西嘛。我之前后期是什么样自己也不知道呢,这次就知道了,调光、混音、配音,事后其实能弥补在现场你可能有时候做不到的,后期都能帮你弥补了,像声音,从他的台词上。
网易娱乐:这部电影自己也筹备蛮久的,推掉了很多工作,大概两年左右的时间都扑在上面,这两年自己一直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工作状态?
王宝强:这两年是这样的,因为我自己曾经也给自己说过,在2016年会推掉所有的事情,专注只做这一件事,事实我也是做到了,确实是。我拍《唐人街》的时候就已经在做剧本了,在《唐人街》之前我就已经有概念了,因为和编剧束焕。我们一起共同创作完成的。这个过程当中不断的在改,不断的在互相的交流,在弄。这个《唐人街》拍完了之后,我是集中在做剧本,整天和编剧在一起,我们一起探讨故事,就像一张白纸,什么都没有,你如何成为一个故事,又如何把这个角色加进来,来龙去脉,它的走向,主人公的人物命运,走向,都是要每天都在沟通,每天都在大家互相这种进行创作的过程当中。这个确实会,中间再到《唐人街》后来上映的时候,有一段路演宣传,完了之后几乎我就是在这个,后来到印度。在印度前前后后将近半年,搭上拍摄。
网易娱乐:做剧本时候多久没出门了,为了剧本创作就把自己关在家里研究这些东西?
王宝强:有很长时间。就在创作的过程当中,应该是2015年,几月份那时候?拍完《唐人街》之后,那应该是尽力,几乎就是闭关式的创作。
网易娱乐:遇到剧本难以推进的时候怎么办呢?
王宝强:会找一些朋友聊聊天。在一起请他们吃个饭、喝喝酒、聊一聊天,聊聊感受,然后会怎么样。不是说每一个人说的对与错,你多听听多人的一些建议,会有一个参考,会有一个判断,这样去想。毕竟人多了和你一个人的想法会是不一样的,还是人多了力量大嘛,帮你想出来很多建议,自己有更多的选择和判断。我觉得挺好的,创作下来这个过程,虽然很艰辛,也非常的头疼,也非常的挣扎,但是这个过程过来了。
网易娱乐:第一次当导演很多人都会犯焦虑症,自己犯了这种通病吗?
王宝强:都会有的。不做不知道,做了之后每个人可能都是要经历的,很多老导演可能都是从这种经历过来的,人家能做到的,我相信我们也一样能做到。无论每一点,剪肯定是要剪掉的,你舍得舍不得都得要剪,审查,对吧,你改还得改。需要你改的你必须得要改这个事情。所以说就是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问题就解决就好了,我觉得只要是,不会说在这路堵死了,走不动了,往前爬也得爬。
网易娱乐:《大闹天竺》从刚开始有了一个框架,到后来给它搭出骨架、填灵魂填肉,再到现在完整成片,自己觉得最焦虑的时候是在哪段时期?
王宝强:其实每个时期都有。创作时期是创作时期,没有灵感找不到方向的时候会很头疼的,这个时候就纠结,为什么?讲了又说得太多了,把这个拿掉了,又觉得没有这个核心的东西了,反正是会有这方面的纠结症。但是总是会有一个合理的,今天不行,没灵感了,那就不要想了,打破脑子挣扎,那就不要想了,等哪天,说不定哪天不经意间就有了,就想到了,想到灵感就再次来,马上开会,跟大家聊这个事儿。挺好的,这是创作一个创作过程的一个这样,拍摄有拍摄的,拍摄的时候也有,拍着拍着自己就会有新的想法,改进,也是会有调动的。但是这就是不断的都是会往成熟的、丰富的这个方向走的。
网易娱乐:在最接近崩溃的时候,是怎么撑过来的?
王宝强:就是自己,很多人说你放着演员不做,干吗做导演呢?做演员挺舒服,你做导演,你承担的责任、压力和你的重担都挺大。所以我就说这个导演椅子不好坐,背负的负担太重,特别的重。但是你接了就是要承担,也是应该自己去做的。我觉得遇到任何东西,崩溃的边缘的时候,越得要冷静的处理。其实说是这样的,也有自己现场发火的,因为做导演的到那时候崩溃边缘你会失控,会有这种。因为制片各方面跟你说这个场景、时间,这个拿不下来,因为时间上的原因你可以怎么样怎么样,给你说各种理由,让你改变,你明白意思吧?然后包括比如说服装这块,包括场景,包括有些群众演员和一些走动,制片、执行导演给你说的,我给他讲了,他做不到的,那做不到你就这样吧,导演你在这儿拍戏呢,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不然拍什么呢,那还怎么拍?你自己想要的东西你很清楚,但是各方面给你呈现不出来,你是不是会崩溃?那我就不管,那就急了到时候那就不管了,自己去解决,你就想办法解决,这个事儿我就想要这个东西,我没办法妥协,妥协的话这不是我东西,我看了东西,电影出来好与不好,骂观众都是骂导演的,你懂我意思吧?所以我说第一次当导演,我一定要有我自己的想法。
undefined
网易娱乐:拍摄之中必须要有自己的一种坚持在?
王宝强:我想去拍下来,我不能说稀里糊涂就这么过了,等到观众骂你的时候,你自己心里就知道了。夸与骂不那么重要,但是你自己得说得过去,你不能妥协就是不能妥协,妥协之后你自己晚上成晚上睡不着觉,你天天想这个事儿,难受。
网易娱乐:所以在整个的过程中,自己从来没有妥协过吗?
王宝强:没有。我都会挑重点,你也不能说全是,那个也得根据大的方向调整。我重头戏不该妥协的绝对不妥协,有些小的过场戏或者那什么的,你在这儿死较就耽误时间耽误,你会影响后面的进度拍摄,很多都会影响。演员给你时间也是有限的,那之前不知道嘛,当导演,这次知道了,演员的时间哪,你把戏调好,又想画面拍好,等等方面都想拍好。有时候你不可能每一个都做得尽善尽美的,做不到,那怎么办?你只能挑重点。我觉得永远我是想到第一个是戏,要把戏演好看了,然后怎么拍,能保住哪个是哪个,但是就是这个分,自己给自己得有个标准,不能降低,绝对不能降低,超了这个,你得有个底线,超了这个绝对是不行的。工作都是这样,有困难就得解决,你不能说有困难就这样就完了,那不行。所以我觉得这样的艰辛的这种过程,拍摄的这种,我觉得都是完成,最终完成出来的东西,我自己还是很满意的,很喜欢。完成完全是,能看到王宝强,大家也会好奇王宝强会拍出一个什么样的风格,其实之前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能拍出一个什么样的风格来,什么样的一个调子,我自己当导演到现场是什么样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状态,也从来没有给人讲过戏什么的,第一天到现场比较蒙,看监视器多少也会紧张。
其实有时候到现场,很多人也是在看,无论是现场的执行还是现场的副导演,还是说美术、灯光还是摄影,大家都看着你呢,因为你要什么,他就给你,得看你自己来下令想说什么的。一点点的,然后自己就开始给他讲,慢慢就清楚了,这个过程当中大家看了之后,还是对我有一个,导演其实自己,因为拍的每个导演都不一样的,我不管你在别人戏里,可能导演是用这种手法拍,电影不应该什么,但是这是我王宝强的剧组,我要这么拍,因为我要跟你们拍一样就不是我了,那是别的剧组,我一定要是不一样的。因为电影拍摄的如果太多了呢,他们会有章法,就是有一个拍戏的一个规律,有个方法,但是我这个完全是无门无派,没有章法,就这样的一个,完全是天马行空,想到的这个最真性情的这样的东西。
网易娱乐:第一天到片场,自己是处于一懵的状态?可能大家觉得王宝强当导演都不知道要什么,会不会觉得可能我当导演这个事儿,很多人在抱着看笑话的心态在看自己?
王宝强:有,这个是难免的,很正常,这是很难免的。但是我觉得一点,我自己其实挺清楚我要什么的。但是你有时候表达也得表达清楚,你想要什么得跟摄影师说清楚,灯光,我要这个光是一个什么样的调子,是什么样的一个气氛,包括给演员讲戏,我要你表现出来是什么。还好我是做演员出身,我每个角色都会演一遍,几乎我是这个演演,演演那个,因为你得掌握一个节奏,因为所有的节奏都在导演自己的心里。就是喜剧的节奏,包括别人的节奏,多一点点都不行,多一点点节奏就会乱了,所以这个就是你导演要去掌控的。我觉得渐渐的自己后来拍戏,那时候就自己很清楚要什么了,也知道怎么拍了,渐渐的大家彼此也了解了,前三天一般都需要磨合,和团队磨合几天,就知道你是一个什么风格,一个调子,大家会去配合你。
网易娱乐:所以您觉得现在还是会有很多人以这种心态在看自己,在看这部电影吗?
王宝强:没有,我们觉得拍了以后,我们整个剧组都会配合,对我很信任,大家也知道导演要的东西,给他们想要,他们可能是那样,哎,导演是这么想的,就形成了一贯的这种风格的话,那自然就是我的东西。那我就表述出来了,大家都挺配合,呈现出导演想要的东西。
网易娱乐:电影里面有很多关于孙悟空的元素,为什么这样挚爱孙悟空?
王宝强:因为是这样的,我觉得《大闹天竺》它是一个合家欢的喜剧片,它是一个现代版《西游记》,因为小时候从小很多人都有一个西游梦,我都想把自己当成孙悟空。但是西游记拍的太多了,你也没办法再去重复,所以我就想拍一个现代版的西游,就是去往印度。本来西游就是去往西天取经,这个就是去往天竺,其实就是在取经之路上嘛。
这个角色我是扮演的武空,武空是民间最底层的一个耍猴人,天天几乎就是和猴子们在一起吃喝住,就是融为一体的,那我就在这个过程当中自然就把自己当成猴王似的,跟猴子一起。但是又是个人,人生猴态,我觉得他的形体玲珑,像猴子,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这里面主演在知道我扮演武空,那谁扮演唐森,小岳岳扮演是朱天鹏,猪八戒那个现代的,朱天鹏,那个谁扮演吴静,柳岩扮演吴静。
其实是能对应上的,我觉得这个就是原自西游梦,和这个悟空。从小时候,其实看西游记看多了,一直伴随着自己的成长,就是同年,而且伴随着成长过来的,可能那时候小时候经常做梦还梦到孙悟空,一到有困难,孙悟空快来救我,孙悟空七十二变,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就来了,这个印象太深刻了。所以说一直想圆自己这样一个梦。
我觉得你做演员,你可能很难去完成自己的,只有做导演是你自己的作品,你自己想怎么拍怎么拍,就是圆自己一个梦,用电影这个方式,来把你自己心中想说的故事,或者说是自己隐藏了这么多年的一件事情,这个情没有告诉大家,通过电影我觉得可以呈现出来,告诉大家。
undefined
网易娱乐:所以这是自己最想表达的吗?
王宝强:对,因为我之前当导演我自己,很早之前就有人找我来当导演,就鼓励我,但是我那时候也没胆量,我也的不成熟,我也不知道拍什么,我也不知道怎么去拍。后来我自己渐渐的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自己就在演戏的过程当中,我会和很多的导演去交流、去学习,看导演他拍这场戏的时候怎么拍,换了我要拍会怎么去拍,来呈现,就会从这个角度慢慢一直在学习。
我觉得自己其实合作的导演都是非常优秀的,凯歌导演、小刚导演还有思诚导演,徐峥导演、曹保平导演,都是非常优秀的。我合作了这么多,也是让我自己不断的给予我很多一些信息,让我自己有了一个信心,可以去尝试,来尝试做一个导演,来尝试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我觉得有这样一个梦,就得要去努力。
但是人首先第一点,你不能怕失败,更不能怕观众去骂你就不做了,那我觉得首先你一定要相信自己迈出第一步。我就觉得,这么艰苦,体量这么大,又在印度实景拍摄,条件这么艰苦的情况下,每一步都这么艰难,我就把这个戏能完整的拍完了,我首先不问它的结果是什么样子,但是完成了,这就是自己的一种胜利,我觉得对自己应该值得去鼓掌。更何况我拍摄的这么好看,拍出自己,我相信观众会喜欢的。
因为你每一次拍的,无论是笑还是打斗,还是说你的情怀在里面,那都是一种真诚的表现出来的,我觉得观众他能感受得到。
网易娱乐:刚才也说,当导演会有些小特权,电影里面会有自己的表达欲,所以这部电影这个角色,有没有哪些是自己生活中可能因为性格难以突破的,或者自己从没做过的事,在这个角色中都表现出来了?
王宝强:是的,就是小人物大梦想的英雄梦。
网易娱乐:王宝强中国式的英雄梦?
王宝强:英雄梦,是这样的。其实你仔细去看这个电影之后,你会能慢慢感受里面,其实我是外表是一个喜剧,但是内心他有很多自己,是我自己想说的。生活在一个小人物这样的,他是一个情感很扎实的,他是有梦,有追求、有尊严的,是这样的一个人,所以说不会去妥协,一路上取经之路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最后他如何达成一个,就是他的一个英雄梦吧。 我相信每个人,男孩子,看过孙悟空的都有一个悟空梦,都想把自己变成孙悟空,如何变成孙悟空,大家看电影的时候一定能感受得到。
网易娱乐:宝强导演能给我举个例子吗?哪一场戏,或者哪个故事节点能体现到刚刚您说的这些?
王宝强:是这样的,因为武空他是一个底层的耍猴人,唐森他是一个富二代,其实代表两层人物的世界观是不同的,价值观也是不同的,我觉得这一路上去西天取经,路上一定会有很多的冲突。你说他对吗?他也没有对与错,谁都没有对与错,但是这两个人如何最终能达成一致,世界观,那我觉得就是一路上会遇到很多事,你说的是对的,但是啪出现了,看,我说的对吧?你不信吧?啪他又过来了,你说的对吧?你又,都有,你如何在这个人物当中,到最后达到一个巅峰的时候,我觉得在这个过程当中历练,取得了真经,如何让你更加的对升华,对你达到的,其实也有这方面,就是让自己正气凛然,让观众到最后那场看的会热血澎湃。
网易娱乐:自己从小想就想当孙悟空,当个英雄?
王宝强:因为男孩子都是这样的。
网易娱乐:不会觉得其实英雄要比普通人承担的更多一点吗?
王宝强:是,当然,英雄是很难当的。
网易娱乐:也会经历了很多磨难。
王宝强:对,经历了磨难。其实就这意思跟你说的,到最后如何把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像孙悟空似的,其实我就说每个男孩子,但是如何圆这个梦,如何靠电影来满足这个,满足很多一些观众有悟空梦的这样一个情怀,可以帮他们实现。
网易娱乐:孙悟空是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才成为了这么一个无所不能的英雄式人物,所以自己在入行之后经历哪些,让自己变得成熟了?
王宝强:其实一路当中,我觉得都是不断的在成熟,不断的在成长。比如我刚开始离开少林寺来北京奋斗的时候,那是完全一个小伙子,什么都不太懂,但是性格自然而然,很多不懂遇到什么事可能不知道怎么去处理,也不知道怎么去解决,就像《道士下山》,下了山之后不知道和人之间怎么去相处,都得是需要时间,需要事件根据你这个去处理,慢慢让你成长,慢慢你如何继续去奋斗,去闯自己的梦想。
经历了很多自然就会成熟了,再到我后面慢慢拍电影之后,又经历了,演过那么多的角色,又和那么多人合作过,自然而然自己也是成长。包括这次做导演是第一次,你没有经历的事都去经历了,都是让你不断的成长,我就刚才说的,创作上、拍摄上,可能难度很大。比如拍着拍着机器瘫痪了怎么办,因为气温太热,它中暑了,你得拿冰块敷,你着急也没办法,你拍不了,机器动不了,那个大炮,你得等大炮,你得拿冰给它敷,你得等。有时候急躁也解决不了问题,再急再忙的事儿,也得放平心,一件一件事捋顺了,捋清,其实这就是让你在成长。可能人总不成长可能会,比如有件事,一件事来了,会慌,紧张,不知所措。但是你有经历了之后,你自己沉稳的时候,你就会再大的事儿也会不慌不忙的沉稳的,思路很清晰的来处理好。
网易娱乐:自己有过那样的阶段吗?
王宝强:当然。其实我成长过程当中,你说我刚开始来北京闯荡的时候,那段时间也会有,就是出来就是有些事情不知道,出来还会吵架,还会打架呢,呵呵。但是经历了打架之后,打架其实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的,你打,把人家打伤了你得赔偿,你得负责对吧,你别人把你打伤了,你得受着,活受罪。所以说很多事打架不能解决问题,那就不要,还是该,事归事嘛去处理。
包括我在拍摄过程当中也是,有时候会发火,发火能解决问题,那就发火,发火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你还是得一件一件事处理。其实我觉得成熟一点,人都有一个成长的过程,我拍完这部电影之后,从过程当中也发过好几次火,确实达到一个,比如一中午一个镜头没拍的时候心就会紧张了,你就,还有好多镜头没拍呢,这一个镜头,尤其是大场面,调度很难,一弄得摆两三个小时。
因为一千多人,这个大场面,分好多这个负责这块,那个负责那块,你得往下传,传的时候就得翻译,那个印度的那个又对应于都是,印度式的英语,大家的交流确实有困难。形体各方面的,给他讲,给他边说边比划,调动。比如快吃饭了,中午了,一个镜头没拍,拍了很多遍,自己都达不到自己满意的镜头,你就会崩溃,那时候就会着急,发火,然后大家都集中精力再拍。
我觉得再到那个什么,我觉得成熟的话,你可能就会有方式方法,第一次你可能没有,你经历过这种方式呢,你再去拍的时候,我觉得你提前把功课做足,我已经做得很足了,还是不足,其实自己日夜都不怎么睡觉,都在想怎么安排好工作人员,不知好,还是不足,永远,再就什么,心就不会那么慌了。
因为之前真的很紧张的,进现场。
网易娱乐:我能理解可能这部电影里面,“武空”这个角色是代表最全面的一个自己吗?
王宝强:对。
网易娱乐:所以这个角色是自己给自己写的,相当于自传式的故事吗?
王宝强:我不能说是自传,但是这个也是我自己想在银幕上呈现出来的,也希望让大家看出来,王宝强儿时的梦想,所想在电影屏幕上,银幕上看到自己的这个人物形象是这样的。比如说我演过《泰囧》,还是《树先生》,演过所有的那些角色,只是我王宝强身上的某一面,可能这次我当导演,我自己最想把我自己扮演成一个什么样的任务和角色,让观众看到的。
网易娱乐:之前《大闹天竺》在开机发布会的时候,很多圈里的好朋友给自己撑腰,这些朋友或多或少可能在自己事业上都合作过或者帮助过自己。所以在自己拍这部电影的时候,有没有给一些指导性的意见?
王宝强:我挺感谢合作过的导演,那天发布会过来,给我力量,给予我信心支持,让我来拍摄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其实过程当中倒没有请教,因为各自都很忙嘛,就没有太多去麻烦,因为从创作过程,自己第一次当导演,其实就想随着自己的性子,想怎么拍就怎么拍,所以这个戏我也没有请监制过来把控什么的,就是完全根据自己这样,接触的一些班底就这样攒起来了。
因为我想,就是自己感觉就是这电影,没有说一定得要这样,一定要这么拍,这么拍才对,这样拍就不行,没有说绝对行与不行的,我觉得只要是真诚,用心你想表达出来的东西,你就拍就可以了,我就自己这么想的。然后成功也好,对与错都是自己的,我觉得反正永远我相信自己的。
就跟学表演似的,我也没学过表演、演戏似的,我永远不知道该怎么表演,但是你要把最真诚的东西呈现出来,让观众感受到,要把故事和人物讲清楚就好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